喀什明升广场-大爷街头安装斧柄,一个挣5元钱,带数百零钱曾被坑

喀什明升广场-大爷街头安装斧柄,一个挣5元钱,带数百零钱曾被坑
2020-01-11 17:04:47 热度:1109

喀什明升广场-大爷街头安装斧柄,一个挣5元钱,带数百零钱曾被坑

喀什明升广场,农村的集市上总少不了贩卖各种农具的人,今年74岁的陈大爷就是这些“流动百货超市”的老板之一,陈大爷卖的是一些铁器农具,铁锨、锄头、镰刀、斧子和手锯之类,生铁斧头出厂是没有柄的,也为了方便整理,陈大爷都是现场安装斧柄。斧柄都是一些质地较硬的木料,会有一些山里的老人带过来,让陈大爷代卖,加装一个木柄5元钱,陈大爷自己留两块,剩余的就给了身后的同乡老哥。

陈大爷有个小名叫狗蛋,源于那个年代人们文化的贫瘠,以及“名贱人好活”的民间传统。每一次上街开集,总会有一些熟悉的老爷子一把打掉陈大爷的帽子,用力按着他的脑袋,笑着叫几声“真是一颗好狗蛋!”也许这是他们老兄弟之间的亲昵打闹,陈大爷扔下手里的斧子,伸长了胳膊,拉过来一根斧柄,轻轻敲打着后面大爷的屁股,“你这头老骡子,咋还不死?回回赶集都叫你这头死骡子踢……”

玩笑归玩笑,偷袭的大爷放开陈大爷,坐在身后,拿出自己的旱烟丝,给陈大爷卷上一根旱烟,点着,塞进他嘴里,自顾自的说:东庄的老罗头,上个星期不在了,咱们这些老家伙又少了一个……陈大爷咣咣钉着斧柄,等嘴里的手工卷烟燃尽了,扭头一声叹息:老伙计,我走了,你可别去看我!“我看你干啥,我比你还大两岁呢,斧把钱快给我,我回家砍斧把去了!”

陈大爷告诉作者:差不多50年前,他们就认识,一起上山砍木材回来盖房子,一起在陆浑坝子上干活,现在这些老哥们儿走得快有一半了。陈大爷原来是个木匠,给人做柜子打棺材,自从给一个关系较好的老哥们儿做了副棺材,陈大爷决定改行,成了专门赶集的小贩。

这几百样农具虽说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,在农村家庭还是很常用的,现在人们图省事,已经没有了老铁匠进行修补,农具也是一次性,用坏了换新的。别看农具大多数都是铁的,陈大爷却说:可惜呀,打铁的老哥不在了,不然,他根本看不上批发回来的这些铁器。一位买锯子的大妈接过来说:你光想着质量好,要是一辈子用不坏,你卖给谁去?陈大爷咧着嘴笑了:你说的也是。

一个上午除去两把不用再进行加工的手锯,陈大爷只卖掉了三把斧头,他说过了阳历年,生意就会好了,外出打工的男人们该回来了,山区冬天冷,过年得烤火,就得买锯子和斧子砍柴。

陈大爷别看生意不大,每一次赶集都要带着几百块钱零钱找零。上一集有个年强人买了15块钱的手锯,给了他一张一百块钱假钱,陈大爷有些生气,说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像话啦,连他这样的老年人也坑。只是随口咒骂了几句,陈大爷还是笑脸相迎每一位走到地摊边上的乡亲们,他说:或许那孩子也不知道给我的是假钱吧!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zest249.com 申博真人赌场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首页 相关新闻 改版调查 返回顶部